希腊悲剧的悲恸和崇高——观《俄狄浦斯王》有感

传说俄狄浦斯出生后,其生父忒拜国王拉伊俄斯从神谕中得知他长大后将会弑父娶母,因而令一个仆人把婴儿抛到荒郊野外。仆人怜惜这个无辜的孩子,就把他送给了科任托斯(柯林斯)的一个牧羊人。科任托斯国王因为没有儿子,就收养了他。

成年后,当俄狄浦斯从祭司那里得知自己命中注定要弑父娶母时,他为了躲避神谕的厄运降临,就逃离了科任托斯。因为他以为科任托斯国王和王后是自己的亲生父母,所以认为逃得离他们越远越好。可是俄狄浦斯万万没有想到,正是这种刻意的躲避加速了他人生悲剧的步伐。

他离开养父母朝忒拜城方向而去,在逃离的路上俄狄浦斯受到了一伙路人的,一怒之下他杀了四个人,其中就有前去神庙祭拜的他的亲生父亲——年迈的忒拜国王拉伊俄斯……

不久之后,俄狄浦斯来到忒拜城,这里的人民正遭受一个长着女人头、狮子身体的怪兽危害,弄得民不聊生。怪兽名叫斯芬克斯,它蹲在城外的悬崖上,看到路人经过,就拦住让人猜谜。猜对了就放行,猜不对的则被她撕碎吃掉,忒拜城的很多百姓无辜死亡了。斯芬克斯给出的谜语是:“什么动物早晨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用三条腿走路?”俄狄浦斯接受了挑战,勇敢地爬上悬崖,找斯芬克斯解答隐谜。他回答道:“你这个谜语说的是人。人在婴幼儿时期爬行,长大后直立行走,老年时拄着拐杖。”斯芬克斯见谜底被揭开,羞愧地跳下悬崖自尽。

于是俄狄浦斯被忒拜人民拥戴为王,并且娶了前国王的王后——他的生母伊俄卡斯忒为妻,还和她生育了两男两女四个孩子。俄狄浦斯就这样成为了弑父娶母的罪人,可他自己对此却毫不知情。后来忒拜国内瘟疫流行,按照神谕,只有将杀害前国王拉伊俄斯的凶手找出来,这场灾难才能结束。俄狄浦斯开始查找杀害前国王拉伊俄斯的凶手,结果证实要找的凶手就是他自己,而弑父娶母的命运还是降临到了他的身上。俄狄浦斯的母亲伊俄卡斯忒在悲痛中悬梁自尽来洗净自己的罪孽,俄狄浦斯在百感交集中刺瞎了自己的双眼,然后自我放逐,与他的大女儿远离了忒拜城,到处流浪,来惩罚自己的弥天大罪。

话说俄底浦斯在大女儿安提戈涅的陪同下流浪,他听说自己的两个儿子为了争夺王位打得不可开交,便诅咒他们,预言二人将同归于尽。起初,兄弟二人说定轮流执政,一年一换。哥哥厄忒俄克勒斯先登上王位,但到了该让弟弟执政时,却拒绝交权。弟弟波吕尼克斯曾在阿尔戈斯王阿德拉斯托斯的宫廷里住过一段时间,并娶了国王的女儿为妻。这时阿德拉斯托斯支持女婿,为他招募了一支军队,由七个著名的英雄率领,领头的就是波吕尼克斯。他们要攻打忒拜,帮助波吕尼克斯夺回王位。不幸的是,在战斗中厄忒俄克勒斯和波吕尼克斯兄弟两人双双阵亡,父亲俄底浦斯的诅咒最终应验。

国不可一日无君。前皇后的弟弟克瑞翁即位,他对两个外甥的丧事作出决定:为厄忒俄克勒斯举行隆重的葬礼,但是他视波吕尼克斯为叛国者,将其暴尸城下,不予安葬,使他的灵魂无法进入冥界安息。克瑞翁还传令全国,谁掩埋了波吕尼克斯的尸体就处决谁。

安提戈涅风餐露宿,忍饥挨饿,陪伴父亲四处流浪,最后在雅典忒修斯国王那里得到了保护。但是,在宙斯的一次霹雷中,俄狄浦斯神秘地结束了短暂的一生。俄狄浦斯死后,安提戈涅返回了忒拜,听到克瑞翁这一残酷的命令深感愤慨:这简直是违反了神的律令,在剥夺死者长眠的基本权利。她面对克瑞翁的命令和必须埋葬哥哥的亲情,处在了“忠孝两难”的境地。她心情沉重地来找妹妹伊斯墨涅,想说服她,一起运走哥哥的尸体,但是妹妹伊斯墨涅胆小,拒绝了。安提戈涅毅然决定遵照神圣的天条,单独去埋葬哥哥。

在安提戈涅这里,对神的诫命的信奉和对哥哥的爱要远远高于国王的法律,这是她选择对抗克瑞翁命令的原因所在。她认为:神法是永恒的,而国王的法律却是一时一事的;神法是不变的,而国王的法律却是变动不居的;神法是人安身立命,心灵皈依之所在,而国王的法律却只是外在的强制,不关乎人的终极意义。

由于安提戈涅违抗王令,被克瑞翁押入墓地,等待处以死刑。克瑞翁的儿子海蒙和安提戈涅是表兄妹,两人青梅竹马,恩恩爱爱,他去见父亲,请求父亲饶恕安提戈涅。克瑞翁不为所动,坚持原判,海蒙伤心地走了。等他来到看押安提戈涅的墓地,见安提戈涅已自缢身死,海蒙不胜悲痛,伤心欲绝,他拔出短剑,抱着情人的尸体死去。克瑞翁的妻子听到儿子的死讯后也悲痛地躺在了自己的血泊之中。剩下的只有茫然不知所措克瑞翁,这时他才认识到是自己一手酿成了悲剧。到此,虽然整个故事以悲剧结束了,而这个故事展现出来的神法与人法的冲突却是永恒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